A-A+

看的人流水的黄色小说_免费视屏区

2020年07月17日 热点语录 看的人流水的黄色小说_免费视屏区已关闭评论
摘要:

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苏晚睛她爸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。年轻的时候,我和苏晚睛的爸爸一起捞偏门,赚了不少快钱,但最后苏晚睛的爸爸却卷了所有的钱跑路,还顺手把我给举报了。我因

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苏晚睛她爸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。

年轻的时候,我和苏晚睛的爸爸一起捞偏门,赚了不少快钱,但最后苏晚睛的爸爸却卷了所有的钱跑路,还顺手把我给举报了。


我因为涉案数额巨大,被送进去关了二十几年,直到前些年才放出来。


从监狱出来,我已经快五十岁了,千方百计打探老仇人的消息,才知道他成了家,还生了一个女儿,就是苏晚睛。


我报仇的第一步,就是先办了她。


幸好我当初买了不少房子,最后基本都拆迁了,赔偿了很多钱,还在江夏大学城赔了我一栋楼。


我就在这里做起了房东,并且特意为了苏晩睛将房租降低,她便在我这里租了房子。


就在我思考方案的时候,我突然接到苏晚睛的电话,想让我送回家。


看到苏晚睛那美艳的容貌与完美的身材,我就心跳加速。


虽然羽绒服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,但依旧能看得出,她身材格外高挑、纤瘦,而胸前的鼓鼓囊囊,更是能看出她发育的极好。


我看到她这曼妙的身姿之后,脑海里不禁展开幻想......


我的车里暖气开的很足,苏晚睛一进来就觉得燥热,忍不住把羽绒服脱了下来抱在怀里。


我刚好钻进车,看她抱着羽绒服,便笑着说:晚睛,给我吧,我给你放到后排座去。


苏晚睛也觉得热,便点了点头,甜甜一笑,道:谢谢啦,李房东。


客气啥。我笑着接过羽绒服。


突然发现,苏晚睛里面居然只穿了白色薄毛衣,那毛衣超薄,她胸前那对丰满傲然挺立着,看得我心跳加速。


甚至还能够透过薄薄的针织衫,看到苏晚睛那更美丽的风景!


隔着针织衫略微粗大的线孔,我虽然看不清全貌,但也能看到那诱人的东西......


苏晚睛竟然没穿里衣!哼,表面看着清纯,其实这么开放!


其实是因为这几天都是阴天,苏晩睛的里衣没干,她想着反正隔着羽绒服,谁也看不到自己里面什么样,干脆就先不穿里衣了。


可万万没想到,车内的暖气太足,她又忘记了这茬,直接把羽绒服脱了......


我看着她那一对若隐若现的丰满,恨不得把她死死压在身下,把她那对丰满攥在手心里狠狠揉捏。


可是现在,我也只能暂时先克制住强烈的冲动,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,一边不停的偷瞄苏晚睛。


我觉得,照这么下去,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,在半道上找个机会就把苏晚睛给办了!

等把车上了高速之后,我就开始试探起苏晩睛:晩睛啊,好不容易放个假,你爸妈肯定做了不少好菜等着你吧?


听完我的话语之后苏晩睛情绪就变得低落起来,轻声道:我妈几年前去......


啊!没想到当年和苏国庆一起追求的她居然去了,立马道歉:抱歉啊,叔不是故意的。


苏晩睛看着我这惊讶的表情知道我不是故意的,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:没关系,我都想开了。


我想打探一下,苏晩睛家里现在都有谁,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到她家里下手是最好不过的。


于是我继续试探道:那你父亲呢?


苏晩睛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,回答道:我爸爸出差去了,家里就剩我后妈在家里。


我听到她居然有后妈我好奇的问:你后妈多大了?


苏晩睛说:差不多二十八岁,对我挺不错的,就像姐姐一样细心照顾我。


我不禁暗喜,居然只有十八的女儿和二十八岁的小老婆,难道这是上天给我一个复仇的机会吗?不但能拱了他的白菜还能给他戴绿帽子。


虽然我没看过苏晩睛的后妈,但是以苏国庆年轻的时候的表现来看,肯定是娶很漂亮!


我放弃了半道上动手的想法,想去她家一箭双雕,不过我还是控制不住偷瞄苏晩睛。


苏晩睛突然发现我不断的偷瞄她,心中产生好奇,于是顺着我的目光低头一看,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!


自己怎么忘了没穿里衣的事儿了......


苏晩睛脸色羞红,自己都能透过这薄薄的一层看到里面......


晩睛,你坐好还是我来吧!


我看到苏晩睛想去拿衣服,故意抢在她前面,出言阻拦道。


说完之后,就抢在苏晩睛前面把衣服抓在手里。


我还特意将手臂朝苏晩睛那边挤,正好撞在苏晩睛的饱满之处,手臂上立马传来了柔软又有弹性的感觉。


此时苏晩睛觉得从丰满之地向全身传递一种酥麻的感觉,立即往后撤,可我怎么可能让她逃走,直接一打方向盘,使得她直接扑倒在我这里。


我手臂上清晰的感觉到有两团柔软在自己的胳膊上变形,挤压,那久违的舒畅感,使得我那里的妖物立马有了反应,我急忙靠向一边停车,一边稳住苏晩睛的身体。


晩睛,快坐好啊,这可是高速啊!


我表面上安抚她,其实暗中向她的柔软之地进攻,我突然抓住一只柔软,然后开始揉搓。


苏晩睛从刚刚的惊慌失措中清醒过来,突然意识到我的手掌居然盖在了她的饱满上。


这种从未有过的奇特舒适感使得她轻轻打颤抖一下,脸色瞬间变得羞红,而且她自己的内心还似乎有些不知名的快感。

我发现苏晩睛似乎回神之后,就在她要闪躲的前一秒将手拿开。


随后,我嘴里一本正经的说:晩睛啊,我这车好像抛锚了?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了。


苏晩睛本以为我是故意的,但听我这么说,善良的内心立刻选择了相信我的

评论已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