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性性活小说_我让嫂子把嘴张开

2020年09月20日 热点语录 性性活小说_我让嫂子把嘴张开已关闭评论
摘要:

王德义被刘香梅娴熟的手法撩得下边像是火烧,也想来点更刺激的,比如放入什么湿润的地方搅拌一通。 老王啊,听说镇上刘书记家的儿子看上小月了,托我来说媒呢,小月挺敬重你的,要不你

王德义被刘香梅娴熟的手法撩得下边像是火烧,也想来点更刺激的,比如放入什么湿润的地方搅拌一通。

老王啊,听说镇上刘书记家的儿子看上小月了,托我来说媒呢,小月挺敬重你的,要不你跟我去说说?如果成功了,我俩分了说媒礼金。刘香梅觉得和王德义关系已经很好了,不由得意忘形的说出这句话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话像是刀子一样刺进了王德义的心,他不由得气急败坏的推开了这女人。

烦死了,以后别来找我,给我出去!

咋的了,刚才不是好好的吗?刘香梅满脸惊讶。

出去!王德义将这女人赶出了家门。

可是,他澎湃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下来,最后他认为是自己太在乎郑新月了,导致刚才的失态。

面对刘香梅的引诱,王德义还能克制自己,但回忆起郑新月身上的味道,他却无法淡定了,心里面痒痒的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难入睡,满脑子都是郑新月的两坨雪白。

第二天早上起床,王德义惊讶的发现,他下边撑得可高了,这种现象自从他步入中年后,已经很少发生了。

为此他不得不承认,郑新月重新点燃了他久违的激情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接下来,王德义像是中了邪似的,经常抱着孩子去隔壁家窜门。可郑新月每当见到王德义后,就会回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,这让她心悸不已。

她还是有廉耻之心的,于是刻意和王德义保持一定距离,王德义虽然感到很失望,但也没办法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,不过他也不能白去,这几天就把婴儿交给郑新月带了。

婴儿还是很调皮,自从和郑新月熟了之后,就更加恣意妄为了,把两坨饱满当成了自己的玩具,又是啃又是挠的,每次都把女孩弄得凌乱不堪。

王德义本以为自己和郑新月没戏了,逐渐接受了现实,可没想到有一天傍晚,他刚要关上大门,忽然有一道动人的靓影从黄昏中走来。

小月?你来找我有什么事?王德义失声道。

王伯伯我身体好像变严重了,没钱去镇上的卫生院看病,只能来麻烦您了。郑新月扭扭捏捏的道,还用葱嫩的手指头去弄自己的衣服。

一想到这女孩的病,王德义原本平静下来的心,又变得不安分了,他急忙哆嗦的道:伯伯给你治病不要钱啊,咱两先进屋再详谈。说完,他把女孩拉进了家里。

他让郑新月先坐下来,倒了杯开水,然后询问了原因。

郑新月很害怕自己身体这几天里不正常的反应,于是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了。

原来,这几天他给王德义带外孙女后,两坨饱满持续的被吸着,开始只是胀闷得难受,心口痒痒的,但后来不知怎么的,这股瘙痒竟然转移到了下边,严重的时候,她还忍不住夹起了两腿。

今天白天饱满被婴儿吸多了,下边不仅痒,还流出了一些奇怪的水来,但不是尿,这让她惊慌失措,怎样都无法理解,在经过剧烈的内心挣扎后,她终于下决心来给王德义看了。

王德义当然知道这是女孩的身体发情了,顿时激动得面红耳赤,深呼吸几下,调整了心态,便一脸和蔼的说道:小月啊,你也知道伯伯是医生,这么多年没少照顾你,我给你治病是没有私心的啊,如果你还防备着伯伯,那么你的病只会越来越严重,你也自己体会到了吧?

嗯。郑新月不好意思的将视线移开,轻点了一下头。

那我们继续吧?

好。

你等着。王德义大喜过望,急忙跑进房间里,查看了一下婴儿的状态,发现睡得挺香的。

然后他跑回客厅里,将大门反锁上,也把窗户关上,再把窗帘拉下来。

评论已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