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飞的再高再远,还是身不由己

即使飞的再高再远,还是身不由己

急急忙忙从身边走过的都是一些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过客,没人会给你指出哪里是对的,哪里是错的,有时候觉得自己更像是被生活牵扯的木偶,身上的线,牵扯着自己,身不由己,又像是飞在空中的风筝,看似自由自在,但始终都离不开一条控制自己的线,即使飞的再高再远,还是身不由己。

幸福,遥遥隔着重山重水

幸福,遥遥隔着重山重水

如果把对方深重的爱,作为制约的要害,想必于双方都是一件极为可悲的事。爱的人,得不到尊重和珍惜。被爱的人,在骄纵的背后得到的是虚荣。幸福,遥遥隔着重山重水。 初时,所有的人在付出的时候,都是口口声声说,不曾求愿过回报。并且,不怨不悔,不嗔不怪。可是,到了最后,所有的人,都想着付出的要得到相应的回报,甚至应该更多。只因为一直都在付出,未曾有所体谅。

人天生是不平等的

人天生是不平等的

人天生是不平等的,出生不平等、教育不平等、成长不平等、机遇不平等、收入不平等、权利不平等,正是无数的不平等成为社会发展和人民争取幸福生活的源动力;平等与不平等是实力较量出来的,不是靠呼吁出来的,任何企图靠争取来的平等本身就是不平等,这是智商低劣表现,优劣智商天生就不能平等。——王石

我们等候着青春,却错过了彼此

我们等候着青春,却错过了彼此

那时候,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,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。我常常一个人,走很长的路,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。仰望星空,我想知道:有人正从世界的某个地方朝我走来吗?像光那样,从一颗星到达另一颗星。后来,你出现了,又离开了。我们等候着青春,却错过了彼此……——几米《星空》

一旦恋爱成为痛苦,那就是爱得过分

一旦恋爱成为痛苦,那就是爱得过分

一旦恋爱成为痛苦,那就是爱得过分了;如果和亲近朋友的谈话内容主要是关于他的话题,他的思想感情,那就是爱得过分了;如果不喜欢他的许多基本特点,道德观念、言行举止,但却仍能忍受,认为只要我们能有吸引力并给以足够的爱,他就会为我们而改变,那就是爱得过分了。——诺伍德《爱得太多的女人》

真正爱你的人,就是那个你可以不洗脸、不梳头、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

真正爱你的人,就是那个你可以不洗脸、不梳头、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

爱情如果不落到穿衣、吃饭、睡觉、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,是不会长久的。真正的爱情,就是不紧张,就是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地打嗝、放屁、挖耳朵、流鼻涕;真正爱你的人,就是那个你可以不洗脸、不梳头、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。——三毛

我想和你一起生活,在某个小镇,共享无尽的黄昏

我想和你一起生活,在某个小镇,共享无尽的黄昏

我想和你一起生活,在某个小镇,共享无尽的黄昏,和绵绵不绝的钟声。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——古老时钟敲出的,微弱响声,像时间轻轻滴落。有时候,在黄昏,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笛声,吹笛者倚著窗牖,而窗口大朵郁金香。此刻你若不爱我,我也不会在意。——茨维塔耶娃